我这个人不仅有病,还很重。

天高云淡(胡花)

标题:天高云淡

CP:胡花

警告:脑洞很大,好像把大头写的太怂了,并不是我本意,下次写霸道总裁补偿大头。

          青年队时候的比赛是我虚构的,懒得查资料了,别当真。



多年后,当马茨胡梅尔斯在威斯特法伦里面对德比死敌队长发射过来的怒吼时,他会想起他还在青年队时躺在地上看天的那个下午。


那是一个安静的午后,碧空如洗,偶尔还有飞翔的鸟儿掠过天空。

那是一个甜蜜的周末,阳光明媚,情侣们在绿树间依偎在一起。

但是马茨胡梅尔斯躺在地上,内心充满了惊诧、惊诧和惊诧。

然后他一咕噜爬了起来,视野里只有那个黄衣服的人,目光里是满满的深情和期待。

“裁判先生你还不给他红牌?!”

当然,他没说出来,他害怕再被一脚撂倒,不,他害怕自己太过英明神武伤到对方,这样不好,会给对方留下心理阴影的。

裁判高举红牌,周身刹那间围上了一圈光晕,仿佛天使下凡,光溜的头顶都冒出圣光。

被出示红牌的人,一瞪眼睛,一撸袖子,一跺脚,一扭头,下去了。

过了一会,马茨在激烈的拼抢里面一回头。

他后悔了,他不该回头,他应该目光坚毅地望向前方,这样他就不会出现幻觉。

那个一脚踹翻他的人站在场边端着瓶水笑的甜甜的,软软的头发在阳光下就像金子做成的一样。

“他是不是精神分裂?”

马茨如是想,然后滑倒了。

那场比赛最后打成0:0,完全不能概括场上风起云涌和波澜壮阔。


“……就这么怕我踹你?”

虽然出神,幸好赶上了怒吼的最后一句。最后一句就够了,骂他是烂隔壁死隔壁混蛋大隔壁的话他可是一句都不想听。

“我这是自我保护。”

“呵呵。”

“说的好像我飞铲的时候你没躲过一样。”

“呵呵。谁是那个被人一脚放倒的?”

还真回忆到一件事去了,这也许就是情侣的默契?

说起那次被放倒,马茨在下一次见面的时候就给自己找了回来,当然,吃了张牌,黄的。回去躺床上仔细想了想,自己好像赚了。

然后下一场就又被放倒。

如此循环往复。

从此以后,俩人就热衷于断彼此的球、对彼此下铲,也因此得以不断磨练中卫技艺,终有所成。

当然啦,还有在飞铲和断球间擦出火花,但这件事就不细细描述了。


德比完了的几天后,两个队长在家里吃早餐。

“你当时为啥要踹我呢?”

“谁叫你在禁区里乱跑,怪我咯?”

“难道怪我?”

“对啊,怪你啊。”

“你明明自己也喜欢往禁区里跑!”

“所以看你讨厌啊~”


-FIN-


献给我的好伙伴,祝你的蜂蜜糖分多多,始终甜蜜XD

梗来自我矿被吊打的德比战,俩队长吵架的时候大头下意识地往后跳,让我脑了一个被踹后心理阴影的梗。

因为喜欢那种CP相见分外鸡血的设定,所以也写成这样。如有不喜,那我也没办法。

俩人青年队比赛场地设定在我矿的花园球场,因为全开放的,所以设定被罚下去的人可以站场边看。这个设定很不科学,按理说应该滚回更衣室反省自己的,为了剧情各位也就通融一下。

半夜鸡血,估计虫不少,醒来捉。

评论(5)
热度(12)

© 清商 | Powered by LOFTER